對族語消失的憂心

族語對原住民族文化是不可或缺的一環,但世界上,每14天就有一種語言消失,包含台灣的台語、客家話、原住民族語言都是消失中的語言。

面對正在消失中的族語,原住民族很難和「漢沙文主義」對抗,光是「羅馬字 」的邊緣化就從來沒有得到妥善解決。

就在我就職前,聯合國的經濟社會理事會召開這一場「原住民族語言:保存與復振」記者會,第三位發言人Amy Kalili是我的好友,她是夏威夷原住民族電視台Oiwi TV的主播,年輕,會講流利的族語,她是Kanaka族人。我們一直都是為原住民族傳播權、文化權共同奮鬥的戰友,我也很尊敬她的熱情,執著以及認真。保存原住民族的語言,真的是我們必需身體力行的。

另外,記者會中,第一位發言的女性,是俄羅斯勘察加半島的Itelmens族的年輕女孩,她說在她的族裡面,只剩七個人會講一點族語,都是女性,都已經超過70歲….

簡單摘要重點,請大家聽聽看珍貴的族語。

Indigenous Languages: Preservation and Revitalization – Press Conference http://webtv.un.org/watch/indigenous-languages-preservation-and-revitalization-press-conference/4715238273001

與談人:
1. Tatiana Degai ,俄羅斯堪察加半島Itelmens族議會青年代表
2. Edward John Hereditary,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Tl’azt’en保留區族領導人及聯合國原住民族常設論壇加拿大專家代表
3. Amy Kalili,夏威夷Makauila 機構常務董事

原住民族語言是保存與延續原住民族的文化、風俗、與歷史的關鍵,但許多族語正瀕臨消失。在2015年四至五月展開的第十四屆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提建議聯合國展開維期三天的國家專家會議,討論主題“原住民族語言:保存與復興(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第13、14和16條)“。聯合國經濟及社 會理事會同意此提議。(2015第43號決議 )專家會議於2016年一月19-21 日,由國社會政策及發展部及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於聯合國總部展 開。 此會議專注於保存及復振原住民族語言的正面經驗,包含通訊科技 及資訊帶來的新契機。會議基礎建立於2008年的專家會議的提議:原住民 族的語言是推動跨文化的對話以及強化原住民族認同的重要方式。

aboriginal與indigenous的差别

2016年1月21日,與專門研究人權相關議題的外國官方代表聊台灣原住民族的處境,交換許多看法,例如有些外國朋友認為相較於其他國家,台灣的原民/非原民關係並不衝突,但我其實一直認為如果要推行大的法案如自治,還是需要很細緻的溝通。

對方的漢語說得非常好,但是話題到了一半對方使用"aboriginal"這個字,但我一直以來都使用"indigenous"這個字。我們開始叉題聊了“aboriginal”和“indigenous”的差異,我跟她解釋為什麼當使用英文時,全世界的原住民族都比較偏好"indigenous"這個字。以英語為母語的外國朋友下了結論:「可能和ab這個字根有關。」
但我告訴她,其實比較正式的用語,還是要用indigenous比較好!

聯合國對indigenous的說明:
“為考慮原住民族的多樣性,聯合國還沒通過對「indigenous」的定義,雖然缺乏系統性的定義,但也發展了以下的現代性的解釋:

原住民族是具有原住民族的自我認知的個體,是社會承認的一份子
是殖民前就存在的社會
與土地及環境中的天然資源有深厚的連結
擁有顯著的社經或政治系統
顯著的語言,文化和信仰
並組成不具主導性的社會群體
致力於維護及再造祖先所創造的獨特的社群與環境

indigenous的意義不只是血統與基因上的「人種」,而包含了更多自我認知與社會意識,因此在英文中,"indigenous"也是比較接近我們現在說的「原住民族」。

以下聯合國網站原文。
http://www.un.org/…/unpfii/documents/5session_factsheet1.pdf

關於放寬“低薪白領“來台限制

Kolas反對降低"低薪白領"來台限制

2016年1月22日勞動部開會審議修法,原本要以行政命令修正「外國人從事就業服務法第四十六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六款工作資格及審查標準」(以下簡稱審查標準)。勞動部長隨著行政院長請辭期間,竟要修法大幅降低外籍白領工作者來臺工作的限制,主要修正內容包括:

1. 刪除雇用單位的資本額、營業額與員工人數限制
2. 刪除外籍人士工作經驗與年資限制
3. 刪除47,971元最低薪資門檻限制
4. 放寬評點標準
5. 取消僑外生畢業後在臺工作的名額限制
6. 允許外籍人士的配偶及子女來臺工作

所幸最後勞動部法規委員會在面臨強大輿論壓力之下決定暫時保留,我們強力監督,目前暫時不用面對外籍白領搶進台灣勞動力市場的危機。

台灣原住民族的失業率過去十年來平均高於全國平均2%。原住民族15歲以上原住民族人口大約30萬人,但原住民族15歲以上的失業者加上非勞動力人口就超過10萬人,這代表超過數萬個原住民族家庭遭逢找不到工作、無法賺錢之苦,其中大部分為原住民族青壯年;並且根據官方統計,全國原住民族人口有六成生活於貧窮線以下。

我們的國家想著開放勞動力市場,號稱對外要創造更多元的就業環境,但卻棄本國青壯年於不顧。早年開放"藍領外籍勞工"已經嚴重衝擊低階的原住民族勞工,現又以「放寛所得限制」干預勞動市場,卻從未見得這個國家以政治力妥善媒合本國勞工與企業,怎能片面以「善待外籍勞動力」為訴求躁進呢? Kolas反對失去民意基礎的看守政府繼續霸凌原住民族勞工,反對降低"低薪白領"來台限制 。

我是KOLAS!

很多人看到我的名字都用KK音標發音,也有一些人會害羞不好意思唸。

其實我很珍惜每一次能夠遇見新朋友,和他們介紹我名字的唸法。

我們在自已的名字後面加上父親或者母親的名字,那其實不是姓,所以你不會叫我Yotaka女士-那會很奇怪!至於沒有文字的原住民族為什麼會用「羅馬字」-羅馬拚音來表現保存我們的族語呢?那是有歷史的,兩百年前天主教的神父和基督教的神父,為了要讓原住民以族語讀聖經,已經有系統地把原住民族的語言用羅馬拚音整理過。羅馬字有拉丁文字根,比KK音標或者ㄅㄆㄇㄈ更能表現我們南島語系的族語。也因此,直到現在,部落裡的老人家也都是以「羅馬字」作為我們的文字。這些羅馬字也是學習族語最通用的工具。

2016年1月16號之後

Kolas小英
1/16之後,我看見台灣原住民族不一樣的機會。

友善原住民族的政黨完全執政,蔡主席變蔡總統之後必需一一落實她的原住民族政策。我要監督,也要號召過半數的國會議員支持我所提出的各項攸關原住民族權利的重要法案。

看看立法院,過去幾年有關原民的法案可說百廢待舉:沒有自治法,沒有土海法,選制沒修正,拼音文字無法合法化,狩獵權遭閹割… 該是改變的時候了。各位好友,感謝你們從我當媒體人,到局長到立院的一路陪伴,我們要開工了!

http://iing.tw/posts/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