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31 張美慧拚花蓮市長「堅強為花蓮 堅強再向前」

 

 

澳洲總理道歉文

download (7)

原文出處:PARLIAMENT of Australia
翻譯:Kolas Yotaka

今天我們要榮耀這塊土地上的原住民族,這是人類歷史上到現在依然持續最久的文化,我們要反省他們所曾遭遇的不當的對待,我們尤其要反省我們對失竊的一代(Stolen Gnerations)所施行的錯誤政策—這是我們國家歷史遭玷汙的一章,現在是我們修正錯誤歷史的時刻,藉此我們才能有自信邁向未來。

我們要為國會與政府陸續通過的法律與政策道歉,這些法律深深地重擊你我,使我們受創悲痛,讓我們澳洲人民受苦並損失慘重。

我們尤其要為政府曾強制把原住民族與托雷斯島民兒童帶離開家、部落和土地,為原住民族道歉,為失竊的一代的痛苦、煎熬與傷痛,我們要向他們的後代,以及他們的家人說對不起,我們強迫把孩子和家庭分離,我們要向他們的母親、父親、兄弟、姊妺們說對不起。我們要為曾經對優秀的民族與文化的羞辱、剝削,說對不起。我們澳洲國會虔敬的請求,希望我們的道歉可以弭平國家的傷口。

繼續閱讀 澳洲總理道歉文

加拿大總理道歉文(中文版)

49705

原文出處:PARLIAMENT of CANADA
翻譯:Kolas Yotaka

發言人,在我正式開始之前,容我用一點時間感謝為了今天這場道歉而努力下議院同事們,雖然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是我一人的責任,但還是要感謝諸位同事為這件事情共同的努力。

首先要感謝他們的付出與專業,我要感謝「印地安暨美方事務部」部長還有他帶領的團隊,現在他已經轉任工業部長,所有各位這些同事都積極並倡議要辦理道歉儀式,同時也要感謝他們提出政府要跟原住民族寄宿學校簽訂爭端解決的協議做出貢獻。

其次,如果我沒感謝我在Cariboo的前同事Chilcotin, Philip Mayfield也說不過去,他是長期在我們的專案小組中不斷督促要我們為史上悲傷的一頁要做出行動的關鍵人物。

最後,我謝我在新民主黨的黨魁,在過去一年半中,我們定期開會討論有強烈的共識就是要舉辦這場道歉會,他居中串聯協助跨黨派共同支持,他非常的有說服力,我非常感謝他的調和鼎鼐。

繼續閱讀 加拿大總理道歉文(中文版)

對話—原住民族和解系列

澳洲:原民的和解很困難,因為此過程須挖開傷口,重新治癒
螢幕快照 2016-07-29 下午4.07.12.png

2016.5.11
摘譯自
https://theconversation.com/indigenous-reconciliation-is-hard-it-re-opens-wounds-to-heal-them-55951

澳洲與原住民族難解的關係停滯不前,透過一系列國際原民和解的系列報導,我們要分析不同的國家分別如何解決這難解的習題,從今天起要帶讀者一起檢視和解的重要性。

很多人都提到要和解,但很少停下腳步反省這個名詞到底有什麼意義。和解代表著終結不合與衝突的過程,是為了要修復兩個民族或兩個不同團體之間「良好的關係」。

和解包含要重建友誼與和諧的關係,不過「和解」一詞也表示,所謂的和解也沒有一定的規則可言,通常必須停止質疑何謂「正義」,和解雙方都必須妥協讓步,以促成和解。

和解或許包含對真相與正義的追求,然而卻未必是不可或缺,的確,在某些案例中,對真相與正義的疑慮經常就是和解的絆腳石。

在墾殖社會,例如澳洲,對和解的追求無可避免地引起新的(或更新的)對過去長久未解的殖民時期的不正義的討論,政府正式的揭露殖民時期的暴力帶來的遺毒,希望可以治療原民的傷口,重新把國家的原住民族與非原住民族團結起來。

為了要「終結過去」,可能會包括以下方法,例如:

  • 喚醒公眾對「不正義」的意識,提醒各界原住民族依然還在經歷很多不正義與羞辱
  • 做出企圖矯正不正義的行動,例如政治上的道歉,提供社會大眾對於不正義的認知,並承諾永不再犯
  • 歸還土地與文化客體
  • 重新評估原住民族文化及其對國家與人民生活的重要性
  • 透過政策的介入,強調原住民族在社會經濟上的弱勢,解決依然存在的殖民遺毒。

這些做法就是要以不同的、更公平的立足點面對原民-非原民之間的關係。如果沒有和解,原住民族的訴願幾乎不會被重視,無法被解決,殖民國家也無法解決長久以來不合法的汙點。
繼續閱讀 對話—原住民族和解系列